该专访刊载于2011年1月《企业管理》 ,刊载时标题为“管理进步:从学习到研究”。

 

开局之年话管理

2011,新的一个发展周期的开局之年,令人充满期待。

在新的经营环境之下,企业如何主动在经营战略、策略上进行调整,以迎来更大发展空间?

在本次新年笔会中,我们约请了几位国内咨询机构的专家进行讨论。

 

从学习到研究,实践呼唤“管理速度”

¾上海复斯管理咨询公司总经理 赵春明  

 

我国企业管理正处于发展阶段的交替期。在这个新旧交替的时空过渡中,我们的管理思维和实践知性正在被扭动、被拉伸、被重构,在进步。然而我国企业管理进步的方式和速度,已成为整个社会的瓶颈问题,既制约着企业实践的水平,又制约着经济发展目标和国家战略的实现。

企业管理的阶段性,根源于经济发展的阶段性。从主题角度看,我国经济正从之前的“体制改革”阶段,转变为“转变发展方式”阶段。相应的,对企业提出的管理能力要求,也从“体制改革”阶段的“底层变革”能力,改变为“转变发展方式”阶段的“顶层变革”能力。底层变革,是通过激发业务单位的积极性、通过企业内低级组织系统的改革,实现企业价值的增长,采取的更多的是放权让利、简单生产要素(包括物质资源、人力、能耗、资金投入)的粗放使用、市场营销的过度化使用等一类的一般性管理手段和方式,对管理能力的要求不高,事实上,我们看到这个阶段的很多企业高层,仍然可以是官员化的“企业家”。而在顶层变革阶段,企业必须在更大的组织范围内(集团或总部层次)、更高经营智慧下,谋求更高级的价值增长,比如:构造覆盖集团的集成科技体系、建立科研成果产业化发展的机制、优化构造供应商体系以及提高供应商管理能力、升级业务模式、提升经营层次、在全球产业体系和商业环境中向更有利的位置推移等。高层领导不能再像上一个阶段那样,放权让利以后就等着向下级业务单位要业绩、收“地租”,而必须能对业务和经营有深刻理解、对组织和管理有科学认识和选择判断能力,当然中低层领导也同样面临提高管理素质和能力的巨大挑战。

与两个阶段对管理能力要求相对应,我们的管理进步方式也必须从之前的“学习性进步”,发展为“研究性进步”。在上一个发展阶段中,我们靠学习西方的管理学知识实现整个社会的管理进步。而现阶段,经济阶段的特殊主题,客观上提出了如上文列举的该阶段的特殊“管理主题”,这些主题具有典型的中国实践背景,从西方学不来直接可用的东西,得靠我国的管理实践者和专家学者,用科学的思维和方法,加以研究式解决。正像一位央企的领导谈到构建集团科技体系时所言:国外的模式不适合我们,我们的问题他们也一时甚至理解不了。

从“学习性进步”到“研究性进步”,这是我国企业管理发展提高的方式转变。处在这个转变之中的企业管理者,已经认识到中国企业管理在主题上的特殊性,对西方企业实践的管理理论和方法已经不再盲目追捧,开始以探索的精神正面自己的管理问题,这是一个可喜的进步。但是,研究性进步要的可是真功夫,学几本管理学书籍甚至还是一些商业性书籍就是专家、就能够对实践问题进行管理评点的情形,不能再继续了。培养MBA容易,培养属于这个社会的管理专家、甚至管理大家难。然而我国这个阶段的企业管理问题,恰恰在层次上就需要这样的一批管理专家、管理大家。

“研究性进步”方式下的管理速度问题,已经严重制约了我国当前阶段的实践速度。在最近的几年里,这个问题表现得令人印象深刻:中国最大的铝生产商中国铝业公司2008-2009年亏损120亿,只有被迫大量破产关闭之前收购的大型铝生产企业,——通过低水平收购兼并的发展方式,终究难以持续。中铝公司的事例,不仅说明了战略制定和经营管理问题的重要性,更是对国家强调转变企业发展方式的最好注脚。然而,在企业转变发展方式上,实践上虽然做出了很多努力,但还是收效甚微,这还是与管理的瓶颈问题有关。如:为了提升企业技术创新能力、进而实现国家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目标,国资委加大推进科研院所向大型央企的重组,2009年和2010年分别将其直管的中国纺织科学研究院、中国生物技术集团、长沙矿冶研究院、上海医药工业研究院、上海船舶科学研究所分别重组给中国通用技术集团、中国医药集团、中国五矿集团和中国海运集团;截至2010年9月,共分四批认定540家创新型企业(试点);截至2010年11月,分17批认定729家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投资建设的141家国家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有近120家依托在转制科研院所和企业。国家在行动上已经帮助企业建立起一定的科研物质基础和人力资源基础,但是,至今为止,有哪一家企业实际构造出了有效的企业科技体系?甚至连构造的有效思路都还普遍没有形成。集团科研组织体系、科研投入和管理模式、产业转化的机制等等,都是管理问题,实际制约着企业向创新型企业转型的实践。

如何提高“研究性进步”方式下的管理速度,已经成为与“如何提高我国企业的科研创新水平”、“如何转变我国经济的发展方式”、“如何提高我国企业的经营层次”等同位性的问题。从一个管理咨询顾问实践感受的角度,我认为企业界部分人士的一些基本认识性前提需要尽快改变——来自学习性进步阶段对管理的粗浅认识要改变,要改善对管理的科学态度和科学精神,提高对管理的科学认识水平。实践中我经常遇到这样的企业管理者:“根据MBA教材,这个问题应该这样这样……”,甚至在PPT上还断章取义的引入一段菲利普.科特勒或迈克尔.波特等西方管理专家的话来证明自己的想法。现实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是上一个阶段的管理进步方式误导和简单化了他们,在他们那里,管理只是概念和条文化的知识,而非有历史过程、有问题意识、有思维特征和研究方法的专门化的“科学”,也需要严谨而诚敬的研究式训练。如果我们能改变这些认识,改变被西方普及性管理学知识粗浅学习所“简单化”了的管理思维模式,对于正在面对的特殊管理问题,能够专题化、研究式的加以对待,那么,我们才有可能从起点上转到这个阶段所需要的管理进步的正确方式上,才能形成匹配于我们这个时代的“管理速度”。

 

 

  了解更多理论、知识、案例等最新研究,

  请加微信公众号“FUTH企业创新发展”,

  免费获取复斯公司企业创新发展研究。

 

 微信号:FUTH-CXFZ

         地址:上海市浦东银城中路68号时代金融中心22楼   邮编:200120 

         电话:021-55951999(总机)  传真:021-55952999  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1999-2015 上海复斯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